河大新闻网

安乐死:未知生,焉知死?

本站评论员 张扬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教授李培根建议考虑“安乐死”立法。该提案一经公布又一次将生与死的问题呈现在大众面前。

“安乐死”是一种为了减轻剧烈的肉体痛苦,对濒临死亡的病人采取积极的措施缓和其痛苦而终结其生命的做法。自1994年开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案组每年都会收到一份要求为安乐死立法的提案。至今,此提案并未通过。支持者,大多持公民有权选择死亡的方式、安乐死符合临终病人的利益的理由;反对者则表示安乐死有悖生存权利、安乐死的制度设计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等。当然,安乐死问题不仅是中国所独有的问题,同样也摆在了全世界面前。

尽管荷兰、瑞士等国及美国一些州已为安乐死立法,但在我国如何进行仍需细致考虑。我国人口众多,瘫痪在床、残疾至不能自理的人何止百万,如若轻易推行,又会有多少无辜的人被“安乐死”?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一旦某些不道德的子女试图结束老人的生命,这样的安乐死无疑是危险的。再者,儒家文化深植于我国文化基因之中,赡养父母、养老送终不仅仅是一种义务,更是一种情感。若贸然施行,势必会让更多人在伦理道德间“进退维谷”——他们既想让病人不再痛苦,又不想他们离自己而去。在这些因素之外,已立法的国家中出现过利用安乐死杀人的事件。这证明我们的担忧不无道理!

tpzz26248_b

“安乐死”的悲剧

尽管在某些方面看来“安乐死”是有好处的,但实际上“积极安乐死与消极安乐死”或许都是既悖德又违法的:人的生命未到尽头,却人为加速其死亡。同自杀和谋杀一样,安乐死是对生命的摧残和毁灭。生命是父母给予、是上天赋予的,既然如此,我们就应当承担生命。无论多么艰难,都应该与之抗争,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而后平静死亡,这才是真正的有尊严的死,这样或许才是真正的解脱和自由。

中国哲学家刘小枫在《拯救与逍遥》中总结道:“一般人的自杀是向暧昧的世界无意义性边界发起的最后冲击。既然生没有意义,主动选择死就是有意义的,其意义在于毕竟维护了某种生存信念的价值。”

未知生,焉知死。人的一生都是从出生到死亡,这是我们的权利,而未到终点便放弃活着的权利,又何谈“权利”二字呢?我们应该做的,不是积极冒进的认可“安乐死”,而应当完善医疗建设,完善医保制度,让更多的病人看见希望,拥有着活下去的信心。

这或许才是对“生与死”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