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大新闻网

莫在被欺骗中“乐此不疲”

本站评论员 李亚威

从2012年的“让《贞子3D》在中国票房为零”到16年年关“六小龄童春晚节目被毙”、几周前甚嚣尘上的“两会期间关停微信群”再到前几日“扬州SB250酸菜鱼病毒死亡案例”。国内造谣界的水平不增反降,但谣言的传播力度广度却在膨胀的网络推手时代被千百倍放大。而人们的认知与辨别力下限也在一次次被刷新。

可能不是所有成功的骗子都是营销大师,都自带应用心理学天赋。但每个成功被骗的人一定都不是有足够识别能力的信息消费者。

在这种事中,第一个中招的人总是冤大头。出于好心扩散这类消息,被证伪后总会第一个被骂。但又出于“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观念,每次有这种消息传出时又忍不住去扩散。而当偶尔的真相传出时,事情就又变成了个可悲的狼来了的故事。真相裹在太多的谎言里,让人无法去相信。那么,辨别谣言真的那么难么?

真相就是《贞子3D》根本没有通过广电总局审核,该片未有在华上映的实际安排。六小龄童根本就没有接到春晚剧组的邀请。所谓微信群二维码下标有效期从13年出现微信群就早已有之。而最后的“SB250病毒”本身就是对判断力最具病毒性的嘲讽。这些谣言无非是一些社交平台上骗转发,一些宣传团队衬托宣传为猴年贺岁电影造势,一些心怀鬼胎者戏弄大众的脏“套路”。

而问题却是,这些在事后是非立现的情绪化信息却在那个时间段内欺骗了大多数人。我们一次次受骗,而且乐此不疲。

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信息的情绪化消费者,这无可厚非。但如果这类信息的受众太多,或者传播太久,这就是件可怕的事情。暴露出的是国民常识与理性精神的严重缺乏。而在此类伪消息面前,大概有四类人。少数看透一切但不屑于或者无力去广而告之的高冷理性派、多数宁可信其有的扩散派、少数心存怀疑但无力去证伪的围观派,还有少数的有理性、有热情的辟谣者。

事情的关键不在于前三种人太多,后一种太少。而在于最后那群人没有足够的话语权,而有话语权有渠道的人群或媒体又无意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费力辨真伪,去发声。

一个成熟理性的社会对待谣言的态度和做法不该仅是谣言止于智者,而应该是智者制止谣言,并传授理性、常识与分辨力。合格的公知在任何社会都不占多数,但显然一些国家在这件事上把这些人的作用发挥地更充分。一些国家要求国内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设信息证伪机构,第一时间对社会热点话题,与公民切身利益相关,人权纠纷等问题严加证实,如是谣言则严加处罚。而他们的信息审查人员绝大多数则是各行各业的资深从业者。

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中国并不缺合格的公知,缺的是强有力的辟谣渠道。中国互联网辟谣事业绝不应该再由少数热心者在知乎、天涯上完成。

即使我们仍在一次次被骗,但若我们能在一次次的被骗中学到点什么,这就是理性的胜利吧。

 

图片1_副本

蹩脚的谣言

 

图片2_副本

蹩脚的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