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大新闻网

暗恋,然桃花无缘

初看《暗恋桃花源》,我第一感觉就是佩服——被赖声川导演强大的脑洞所折服。概括来说,他导出一部“一出剧,两台戏”的话剧,这种“不合文法”的手法在中外戏剧史上可谓是“唯一”。故事大概讲述了《暗恋》、《桃花源》“两个剧团”因剧场管理问题在一个舞台上相撞,一片混乱,你争我抢,一下是《暗恋》演出,一下是《桃花源》演出,而渐渐地,矛盾冲突开始融合,两出戏同时左右演出的故事。就是在交替的过程中,将《暗恋》和《桃花源》的故事情节分别表述清楚。

两台戏尽管看似一悲一喜,一虚一实,但都在相互融合,共同阐述一个大的主题——对社会无序的思考和人一生追寻仍是缺憾的痛楚。

剧中,两个剧组产生冲突的原因是由剧院规则的无序引起的。在《暗恋》剧组已签署租赁合同的情况下仍将场地租给另一个剧组,最终导致两个剧团排练双双受阻,从而暗示当时社会规则的无序性。而《暗恋》中江滨柳与云之凡最后相隔四十年不能重逢的悲剧也暗示了当时整个社会的动荡与无序。《桃花源》中,老陶第一段台词中便直接指责自己生活环境的无序:“武陵这个地方——根本不是地方!穷山恶水,泼妇刁民;鸟不语,花还不香;我老陶打个渔,鱼都串通好了一块儿不上网!老婆嘛满街跑也没人管!这是什么地方?”而正是因为社会规则的无序引起了整部剧中人物的一生追寻。

整部戏刚开始,黑暗中便传出江滨柳哼唱的《追寻》“你是晴空的流云,你是子夜的流星……”对于江滨柳而言云之凡便是他一生追寻的流云、流星。然而,流云、流星再美,也不过是稍纵即逝的美丽,过了他们相逢的夏天,便一去不返。剧开头便暗示了《暗恋》中男女主人公在动荡的时代悲剧性的命运。而江滨柳这一生一直在追寻他生命中短暂出现过的美丽,即使生命最后已有家室的江滨柳心中仍惦念的是他的之凡。

《桃花源》这部戏中无能渔夫老陶婆春花在外面偷汉子和房东袁老板两情相悦。老陶一气之下往上游去,偶然碰到了那“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源。老陶在这里遇到和春花,袁老板长得一模一样的夫妻。起先很是痛苦,但慢慢迷恋上了这里的生活,可是他仍然思念家乡的妻子,最终他决定回去带妻子来到这遥远美丽的地方……剧中所有人最终过上了他们想要的生活,老陶去到了一个有序和谐的桃源,春花终于和相爱的袁老板在一起了,仿佛一生所追寻的生活已经得到。可是,老陶身处桃花源,心中仍有挂念,最终逃离桃花源;春花袁老板有情人终成眷属,然而爱情最终在生活琐碎中被一点点消磨,最终变得不堪,凌乱。正如饰演江滨柳的演员金士杰所言:“我体会到,这个痛是永恒存在的,即使站在天堂门口,身处桃花源的边界,心中悬念的仍是缺憾的人生,自己竟如此难以自持,甚至更加的不堪了”。即使我们寻求到了我们心中的理想国,可是我们心中留有的遗憾,面对现实的痛会让我们更加不堪、狼狈。也许我们的人生便是这样,一生追寻,追寻过后却又因现实和缺憾痛心疾首,不能自已。

两部戏,不仅仅是导演的简单拼凑,让他们诠释一个共同主题这么简单。《暗恋》所讲的是追寻的过程,是一个动词;而《桃花源》所演绎的则是遇到“桃花源”以后的情景,桃花源便成了一个名词。两部戏相互配合,才使得主题清晰明白的阐述,二者缺一不可。

在剧中我最喜欢的便是时隔四十多年后云之凡和江滨柳在医院再次见面的场景:两个人见面显出一种淡淡的疏离,而语言间却又透露着亲切,剧情并没有预想当中出现那种久别重逢抱头痛哭的景象。最终云之凡只是以一句“我真的要走了”道了别,一如当年他们分开的那个夏夜。

最后引用一句某位先生对该剧的评论作为总结:“武陵本不恶,桃花源也留不住所有的人,空间并没有动,是人的心在动。武陵人若能‘心远地自偏’,当下便就是桃花源。将对未知的探索,转化为对现实的在确认,我们或许能将死亡之前的时空理得不那么虚幻”。  

(作者:程柯璇)